論文知識網,正規可靠專業的中高級職稱論文發表機構!

400-6800558

服務熱線
當前位置:首頁 > 職稱論文范文 > 醫學職稱論文 > “益髓醒神”針刺法治療中風后失語的效果

“益髓醒神”針刺法治療中風后失語的效果

來源:論文知識網作者:kaiting時間:2019-08-27 10:41

  摘要:目的 探討“益髓醒神”針刺法治療中風后失語的效果。方法 選取2017年12月~2018年12月我院收治的中風后失語患者78例,采用隨機數表法分為對照組和觀察組,各39例。對照組給予西醫治療,觀察組在對照組基礎上加用“益髓醒神”針刺治療,比較兩組患者治療前后語言功能(口語表達、閱讀、聽力理解、書寫)及中醫癥候(肢體麻木、眩暈、咽干口燥及舌質紅)積分。結果 治療前兩組語言功能、中醫癥候積分比較,差異無統計學意義(P>0.05);治療后,觀察組口語表達、閱讀、聽力理解、書寫水平評分均高于對照組[(38.32±5.18)分vs(24.47±4.59)分、(52.81±8.49)分vs(34.54±6.27)分、(46.72±6.25)分vs(39.54±6.43)分、(26.27±6.27)分vs(15.01±3.14)分],差異有統計學意義(P<0.05)。治療前兩組中醫癥候比較,差異無統計學意義(P>0.05);治療后,觀察組肢體麻木、眩暈、咽干口燥及舌質紅積分均低于對照組[(1.21±0.78)分vs(3.37±1.12)分、(1.62±0.75)分vs(3.54±0.89)分、(1.42±0.28)分vs(2.79±0.36)分、(1.57±0.24)分vs(3.24±0.78)分],差異有統計學意義(P<0.05)。結論 “益髓醒神”針刺法能夠提高中風后失語患者的語言表達及理解能力,促進語言功能的恢復,療效更佳,具有較高的臨床應用價值。

  關鍵詞:“益髓醒神”針刺法;中風后失語;語言功能;中醫癥候

醫學論文發表

  中風,又稱腦卒中,是一種以突然昏迷、肢體癱瘓、口舌歪斜等為主要臨床表現的急性腦血管疾病,若救治不及時很容易遺留嚴重的并發癥。有研究表明[1],絕大部分患者均會遺留中風后失語,即舌蹇語澀、言語不利,對語言理解、表達的能力喪失,嚴重影響患者的生活質量。目前西醫主要采用阿司匹林、甘露醇等藥物對中風后失語進行治療,但存在著言語功能恢復緩慢和恢復不全等問題。我國傳統醫學對中風后失語有著獨特的治療經驗,認為本癥屬“喑痱”“舌強”的病證范疇,病位在舌、腦,但與五臟虛弱密不可分,特別是腎臟。國內多位名老中醫均采用“益髓醒神”針刺方案進行治療,在改善言語功能方面療效顯著[2]。因此,本研究就“益髓醒神”針刺法治療中風后失語的效果做進一步探討,現報道如下。

  1資料與方法

  1.1一般資料 選取2017年12月~2018年12月佳木斯市中醫院收治的中風后失語患者78例,采用隨機數表法分為觀察組和對照組,各39例。對照組中男21例,女18例;年齡38~55歲,平均年齡(51.57±8.38)歲;病程34~86 d,平均病程(62.34±15.24)d。觀察組中男20例,女19例;年齡40~58歲,平均年齡(51.44±8.71)歲;病程30~92 d,平均病程(64.07±14.95)d。兩組性別、年齡、病程等一般資料比較,差異無統計學意義(P>0.05),具可比性。本研究已獲得醫院倫理委員會審核批準,患者及家屬知情同意并簽署知情同意書。

  1.2納入及排除標準 納入標準:①西醫診斷符合2014年《中國急性缺血性腦卒中診治指南》中的臨床診斷標準,并經影像學檢查確診,且伴隨不同程度的語言功能障礙[3];②中醫診斷符合《現代中醫神經病學》中的相關診斷[4];③年齡35~60歲。排除標準:①其它原因引起的語言、閱讀和書寫障礙者;②妊娠期婦女;③凝血功能有障礙者;④對本研究中所使用的藥物或針刺方案過敏和不能耐受者。

  1.3方法

  1.3.1對照組 采用常規西醫方案治療:口服阿司匹林(拜耳醫藥保健有限公司,批號J20171021)1片/次,1次/d;阿托伐他汀鈣片(北京嘉林藥業股份有限公司,批號H19990258),2片/次,1次/d;合并顱高壓者靜脈滴注250 ml+20%甘露醇(江蘇恒瑞醫藥股份有限公司,批號H32025228)滴速5~10 ml/min,且密切關注患者病情,及時對癥治療。10 d為1療程,療程之間相隔3 d,1個月后觀察評價療效。

  1.3.2觀察組 在對照組基礎上加用“益髓醒神”針刺方案進行治療:選用0.25 mm×40 mm不銹鋼毫針,消毒后取百會、四神聰、通里、懸鐘、金津、玉液、廉泉為主穴進針,辨證加減。其中百會穴向后平刺0.3~0.5寸、四神聰穴向百會穴方向平刺0.3~0.5寸、通里穴及懸鐘穴直刺0.5寸,均采用平補平瀉手法,金津穴、玉液穴采取點刺放血,廉泉穴采取合谷刺法。此外,梗死部位頭部投影同側耳尖上2寸及其上下左右1寸均進行針刺,中央穴位直刺,其余4穴斜刺,采用平補平瀉手法,行針深度以得氣為度,以上所有進針均留針30 min。10 d為1療程,療程之間相隔3 d,1個月后觀察評價療效。

  1.4觀察指標 比較兩組治療前后語言功能及中醫癥候積分。①語言功能:采用漢語失語成套測驗ABC評分量表,從患者的口語表達、閱讀、聽力理解和書寫4項內容對語言功能進行評價,分數越高代表功能越好。②中醫癥候:根據《中醫病證診斷療效標準》中對中風后失語患者的肢體麻木、眩暈、咽干口燥和舌質紅證候進行積分,分值越高表明癥狀越嚴重。

  1.5統計學方法 采用SPSS 21.0統計學軟件進行數據分析。計量資料以(x±s)表示,采用t檢驗;計數資料以(n)表示,采用?字2檢驗。以P<0.05表示差異有統計學意義。

  2結果

  2.1兩組治療前后語言功能比較 治療前兩組語言功能、中醫癥候積分比較,差異無統計學意義(P>0.05);治療后,觀察組口語表達、閱讀、聽力理解、書寫水平評分均高于對照組,差異有統計學意義(P<0.05),見表1。

  2.2兩組治療前后中醫癥候比較 治療前兩組中醫癥候比較,差異無統計學意義(P>0.05);治療后,觀察組肢體麻木、眩暈、咽干口燥及舌質紅積分均低于對照組,差異有統計學意義(P<0.05),見表2。

  3討論

  中風后失語的發病率和致殘率呈現逐年上升的趨勢,且多伴隨癱瘓、精神失常等其他并發癥,嚴重影響著患者的預后。有研究發現[5],中風后失語癥患者腦皮質語言區血流緩慢,甚至缺失,微循環處于關閉狀態。故西醫認為中風后失語的發生與大腦語言中樞受損而繼發的言語分析、文字表達、聽力領悟等能力異常密切相關,治療本病應以恢復大腦功能為中心。中醫則強調人體各個系統、器官的統一性,強調人體各部分在疾病的發生發展過程中均具有重要的作用。中醫學認為,中風性失語是因臟腑功能失調所致,通常將其分為腎經失語、肝經失語、心經失語和脾經失語4個類型,但以腎經最為重要[6]。因此,補腎益腦、化痰開竅、補氣活血一直是中醫診治的精髓。

  “益髓醒神”針刺方案是我國各大名老中醫根據《素問》中的“腎主骨生髓”“腎通于腦”等理論提出的一種蘊含“腦-腎-髓”的治療方法,可使腎氣充、氣血暢、髓海足、督脈通。其中百會穴位于腦頂,為督脈之會,與生命活動關系密切;四神聰穴位于百會穴四周,二者同用可益髓通竅。舌下兩旁紫脈為金津穴與玉液穴,采用刺血療法可消除舌頭腫痛。廉泉穴為陰維脈、任脈之交會穴,舌取之則能消痰通舌絡。懸鐘穴為八會穴中之髓會,通里穴為心經絡穴,心主神明而膽主決斷,同時刺之有宣氣通竅之功。“益髓醒神”針刺法始終以“醒神為綱、益髓為本、開竅為要”為指導,可很好的改善中風后失語患者的臨床癥狀。現代研究認為“益髓醒神”針刺法主要有以下作用機制:①針刺大腦言語區皮層有利于此處微循環的暢通,促進側支循環的建立,改善腦組織缺血缺氧的狀態,從而促進語言功能的恢復;②舌周圍取穴,可改善舌體的活動度,促進舌體血液循環,并能夠反射性地興奮中樞神經系統;③對神經系統反復的刺激可改變神經細胞產生動作電位的閾值,有利于電信號的傳播,能夠代償大腦語言中樞受損細胞的功能,重建語言傳遞通路。本研究結果顯示,觀察組治療口語表達、閱讀、聽力理解、書寫水平均高于對照組,差異有統計學意義(P<0.05)。這表明“益髓醒神”針刺法能提高患者的口語表達能力,促進語言功能的恢復。中醫證候指的是疾病發生發展過程中患者對內、外環境的反映,其以癥、舌、脈等為主要表現形式,能夠揭示疾病的原因、部位及性質,對中醫診斷具有重要的價值。本研究中,治療后,觀察組肢體麻木、眩暈、咽干口燥及舌質紅積分均低于對照組,差異有統計學意義(P<0.05)。這表明“益髓醒神”針刺法能夠明顯改善中風后失語患者的肢體、頭腦、口、咽等部位的癥狀,提高患者的語言表達能力,該結果基本與既往文獻[7]報道一致。

  綜上所述,“益髓醒神”針刺法能夠提高中風后失語患者的語言表達及理解能力,促進語言功能的恢復,療效更佳。

  參考文獻:

  [1]柳剛,韓為.重灸百會穴法治療腦中風后失語癥30例臨床研究[J].時珍國醫國藥,2016,14(5):1136-1138.

  [2]常靜玲,黃幸,呂天麗,等.論“益髓醒神”針刺方案治療中風后失語的理論內涵[J].世界中醫藥,2017,12(7):1487-1490.

  [3]中華醫學會神經病學分會.中國急性缺血性腦卒中診治指南2014[J].中華神經科雜志,2015,48(4):246-257.

  [4]鮑遠程.現代中醫神經病學[M].北京:人民衛生出版社,2003.

  [5]李曉琳,常靜玲.論中風后失語辨證中的“痰”與“竅”[J].中華中醫藥雜志,2016,25(9):3450-3454.

  [6]王愛琴,李勝利.中醫綜合康復干預下中風后失語的中醫證候及臨床癥狀演變探究[J].環球中醫藥,2016,9(8):1020-1023.

  [7]王明明.針刺結合穴位敷貼治療中風后失語臨床經驗[J].實用中西醫結合臨床,2016,16(11):70-71.

  推薦閱讀:上海口腔醫學雜志主要收錄哪類論文


?
更多>>
? ssc御彩轩计划软件